中国地质矿产经济学会第八届理事会圆满完成换届!

学会简介

中国地质矿产经济学会是由从事地质矿产经济研究的专家、学者、有关单位自愿结成的学术性的全国性的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学会成立于1981年,是经民政部批的全国首批发证社团之一。学会现有72个单位会员和近千名个人会员,下设6个分支机构,即青年分会、地勘产业专业委员会、资源管理专业委员会、资源经济与规划业委员会、环境经济专业委员会和人力资源研究专业委员会。与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联合主办《中国国土资源经济》(月刊)会刊。

央地首次合建页岩气公司 县级政府未能入股分羹
【信息来源:和讯网 】 【作者:刘林鹏】 【发布时间:2013-09-11】

央地首次合建页岩气公司 县级政府未能入股分羹

 

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刘林鹏

 

页岩气开发背后交织着央企、地方国企、多级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博弈。

9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四川能投集团)官网获悉,近日,被媒体视为国内首个央地合作页岩气公司的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宁公司),已在成都召开首次股东会、董事会和监事会。长宁公司的股权结构也尘埃落定,其股东包括中石油和四川能源投资集团、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

然而,几家欢喜几家愁。页岩气的火热吸引了政府部门、央企、地方国企、实力民企以及跨国公司的极大关注,而页岩气开发所在地的县级政府部门,却在页岩气开发领域失去了话语权。此前一直谋求在页岩气开发热潮中分一杯羹的长宁县,最终未能如愿现身长宁公司的股东名单。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在页岩气开发的过程中,对县区一级的利益也要顾及。也有专家认为,不一定每一级地方政府都要入股,这样操作起来才有可行性。

中石油控股川能投委派董事长

昨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长宁公司的股东们已经在9月2日开会选举产生了公司的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等。备受瞩目的长宁公司也将要开展注册登记及公司营运工作。

去年7月11日,四川省与中石油签署了一份《关于组建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合作协议》,按照协议,新公司将主要负责宜宾市长宁区块的页岩气开发。该区块位于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涉及宜宾市长宁、珙县、筠连、兴文4个区县,总面积4000平方公里。

早在去年3月,国家就批准设立了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和滇黔北昭通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其中长宁、珙县、兴文是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重点勘探地区,筠连、珙县、兴文部分地区是滇黔北昭通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重点勘探地区。

关于长宁公司的股东构成和比例曾流传着多个版本,在经过多方博弈后,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长宁公司由中石油、四川能投集团、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4家公司联合组建,持股比例依次为55%、30%、10%和5%。

而在人事上,经过9月2日公司股东的逐项投票表决,四川能投集团董事、党委委员严江,副总经理巫晓兵等7人任长宁公司董事,严江任长宁公司董事长,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副总经理谢军任长宁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兼公司法定代表人。

公开报道显示,近日,四川省发改委向宜宾市发改委转发了《国家能源局关于支持四川省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联合勘探开发页岩气的复函》。《复函》明确提到,组建的这家公司可按规定享受相关优惠政策,包括财政补贴、探矿权和采矿权使用费减免、进口设备关税减免、用地优先审批等。

对于页岩气开发领域出现的央地合作模式,专家普遍比较看好。

“如果中石油抛开地方政府单干,是行不通的。”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在页岩气的开发过程中,诸如用水、用地、交通等多个方面都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多方参与下可以压缩成本,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缺乏透明度而造成的成本虚高。

值得注意是,除四川外,国内多地也在尝试央地合作的模式。去年8月17日,安徽省政府与华能集团签署了页岩气开发利用战略合作备忘录;西南重镇重庆亦在尝试与央企合作。

县级政府入股愿望落空

喧闹中,作为长宁公司页岩气开发的主要地区,长宁县却显得有些心有不甘。

“我们县一级在页岩气开发领域没什么话语权。甚至长宁县域内的页岩气储藏量到底有多少,都没有人告诉我们。”长宁县某政府部门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页岩气开发诱人的前景,曾被当地政府寄予改善经济和能源结构的厚望。长宁公司将要成立的消息,曾让包括长宁县在内的页岩气资源富集地燃起了不小的希望。

2013年1月18日,宜宾市召开地方“两会”前夕,一份《关于将长宁县页岩气开发作为宜宾市页岩气开发重点的请示》递交到了宜宾市政府领导手中,长宁县政府提出的请求就是,“恳请帮助争取将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注册于长宁县”。

《新闻晚报》报道称,按照长宁县高层最理想的打算,未来长宁县要在长宁公司中拿到2%到3%的股份,另一页岩气富集地珙县决策层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上述长宁县知情人士称,参股长宁公司的想法早就上报了,后来就没了下文。

《新闻晚报》报道称,珙县发改局局一位人士表示,他们也想入股长宁公司,但县级政府要入股长宁公司势必要削减其他股东的股份。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长宁和珙县的“如意算盘”已经落空。

“形势还不明朗。”上述长宁县知情人士多次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今后页岩气开采出来,留不留给我们县,留多少,价格是否有优惠……这一系列问题目前我们都不清楚”。

韩晓平称,央地合作的开发的模式,并不意味着每一级地方政府都要入股,这样操作起来也有可行性。但在林伯强看来,在页岩气开发的过程中,对县区一级的利益也要顾及到,建立合理的利益回馈机制。

中国地质矿产经济学会秘书处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北京市259信箱学会办公室    邮政编码:101149